2018年1月11日 星期四

大陸走資新招 賓館交錢每晚三千萬 撳錢黨曝光 [壹週刊 - 1453] __,大陸,中國,M1,

深夜時分的彌敦道街頭,兩男一女於油麻地滙豐銀行櫃員機密密撳超過十五分鐘,其間更多次往後張望,警戒心極重。封面故事大陸走資新招 賓館交錢每晚三千萬 撳錢 ...






深夜時分的彌敦道街頭,兩男一女於油麻地滙豐銀行櫃員機密密撳超過十五分鐘,其間更多次往後張望,警戒心極重。

封面故事

大陸走資新招 賓館交錢每晚三千萬 撳錢黨曝光

內地客「螞蟻搬家」式的走資活動,已到無孔不入的地步。去年底油尖旺區,突然出現一批穿黑衣的內地男子,他們日夜游走不同銀行櫃員機中心,反覆大量提款,甚至將櫃員機大鈔通通提清,行為令人側目。

本刊連續一星期跟蹤他們,發現他們為數約五十人,不分晝夜出動。更有大媽偕同女兒身穿睡衣,半夜到旺角恒生銀行不停撳錢。每人手持不少於四十張內地發出的提款卡,由於每張卡提款額最高一萬元,每人每晚至少撳走四十萬元,連同散落其他地區的撳錢黨,保守估計每晚可撳走二、三千萬元!

大陸人在街上攜帶巨款,引來賊人注意,近月已有不少撳錢黨提款後旋即被打劫,上星期四凌晨,一名撳錢黨成員正在油麻地街邊的提款機撳錢,隨即被六名南亞裔賊人持刀行劫,劫走三十六萬元現金。

熟悉撳錢黨運作的知情人士透露,撳錢黨只是「艇仔」,旺角先施大廈內多間賓館,才是幕後主腦向艇仔收購港幣的大本營。他們的匯率比銀行和找換店還要高,高峰時期多達一百多人在先施大廈的賓館搵食。

有中小企商會形容,大陸走資情況已是「大有大走,小有小走」,大陸發展商在港高價搶地是大走資,撳錢黨螞蟻搬家匯款屬小走資,香港已成為「走資天堂」。

獨家追蹤







本刊連日追訪撳錢黨行蹤,其中一名男子(白色上衣)上星期四於油麻地街頭被人持刀劫走三十六萬港元。





本刊跟隨其中一名撳錢黨成員到達找換店,大陸男子手持一大疊銀行現金提款卡,以普通話向職員查詢匯款。

十二月底,有市民在不同銀行,發現有撳錢黨車輪式在櫃員機撳錢。本刊連續一星期在旺角多間銀行守候,發現這批撳錢黨絕大部分是內地人。他們不分晝夜出沒,走訪多間銀行,目的只有一個:瘋狂撳錢。本刊連日來已至少發現五十多個撳錢黨成員,相信背後數量在其他各區更加龐大。





其中一名身穿藍色西裝外套的撳錢黨提款後先到先施大廈六樓江西賓館,隨後提着兩個行李箱離開賓館,行李箱笨重,疑似裝滿現鈔。



頭號打劫目標





另一位來自張家口市的撳錢黨成員,面上有一條明顯的刀疤,他聲稱自己只提取了一萬元,作為代購化妝品之用。

上週四凌晨油麻地發生一宗街頭搶劫案,劉姓事主持有四十多張內地發出的銀行提款卡,他在油麻地提款時,被六名賊人持刀搶走三十六萬元,本刊曾目擊,該男子疑為撳錢黨成員之一,被劫前已在旺角不停提款。

旺角區以彌敦道滙豐銀行旺角卓越理財中心櫃員機數量最多,因此亦是撳錢黨最常出沒的地方。他們通常每人手持數十張內地銀聯卡,每次提取最高提款額五千元港幣。撳錢黨拿過單據、卡和錢後,袋好即再拿出另一張銀行卡放進櫃員機,不停重複。如果有人在身後排隊,他們就會假裝離開,再不動聲色地轉排另一條隊。除了滙豐銀行,撳錢黨亦會到恒生、渣打、永隆等銀行輪流撳錢,尤其晚上十二時滙豐「基地」關門後,撳錢黨就會轉戰其他銀行。

與滙豐銀行相隔一條馬路的恒生銀行旺角中心,半夜仍燈火通明,六部自動櫃員機全日廿四小時開放使用,凌晨時分,仍有六、七人在內。一名身穿睡衣的大媽與女兒撳完機後,走到門口數數手上一堆單據,再把一疊錢小心翼翼地放在胸前斜孭袋,不時抬頭望望有沒有人在附近,逗留半小時便離開。



鬼祟避跟蹤





從櫃員機畫面中可見,撳錢黨透過銀聯卡提款,或會被收取服務費。

撳錢黨有的極為小心,步出銀行後不時回頭看,又會突然停下,甚至刻意兜圈,以測試有沒有人在跟蹤自己。作出追蹤,發現多名撳錢黨完成任務後,主要返回位於先達廣場旁的旺角先施大廈,這裡有很多廉價賓館,正是他們的大本營。

撳錢黨分別出沒在四樓的好旺角賓館、六樓的江西賓館及九樓的好好賓館。本刊目擊其中一名男子先到六樓的江西賓館,再拿着兩個笨重的行李箱到四樓的好旺角賓館,行李內疑似裝滿現金。逗留一會便離開,男子拿着的行李箱似乎已清空。

本刊嘗試接觸撳錢黨成員,他們均死口不認自己瘋狂撳錢。自稱來自河北的姓范男子,在數間銀行提款良久,但記者上前查問時,他卻稱自己只提取了五萬元,用作買衣服和化妝品。本刊問他為何在不同銀行提款,他神色慌張地支吾以對:「我之前那邊人很多嘛,我就……」邊說邊急急腳離去。

黑市匯款走資





撳錢黨平均只需花 40秒完成一次提款,提款過後他們往往都會把一大疊單據隨手棄置於櫃員機頂。

本刊找到熟悉撳錢黨運作的財哥,他指早在數個月之前,已有人開始瘋狂撳錢,以他認知,這些人分別來自福建莆田、湖北等地。「佢哋唔係集團式,係一個帶一個,朋友帶朋友,卡唔會全部都係自己嘅,會向家人借卡。」他解釋,這班撳錢黨從不同親戚朋友處拿數十張現金卡提款,用同一個密碼。

財哥又透露,在先施大廈有專人以比市價更高的匯率,收取這班撳錢黨所提出的現金,例如日前匯率大概是一百元港幣兌八十四至八十五元人民幣,比銀行及找換店的匯率都要高一至兩元人民幣,讓撳錢黨在匯率上更有利可圖。大陸黑幫操控黑市匯率,目的是替內地人走資,將人民幣轉做港紙。

「假設你做收錢嘅,咁我嘅錢再俾你收,(收錢人)點鈔機放喺度,篤篤篤""數完錢就即時匯番(人民幣)俾我。」財哥形容撳錢黨在賓館交錢給大陸「蛇頭」的情況。

至於為何有一群人願意「明蝕」收錢,財哥估計:「佢哋應該係洗黑錢,估計都有啲背景。我懷疑洗黑錢嘅人,啲錢唔知拎去邊""可能偷渡去澳門吧。」蛇頭清洗的是黑錢,若經銀行和找換店,對方要求身份證、住址證明文件,容易留下痕跡,故此他們情願於黑市進行。



內地收緊政策





撳錢黨的大本營集中在旺角的先施大廈數間賓館,根據消息人士所指,賓館內有接頭人以黑市價收港紙,更自備點鈔機,再匯款到撳錢黨的內地銀行戶口,然後撳錢黨再提款,一直循環。

目前大陸仍然實行外匯管制,限制現金離境數量。根據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及海關總署規定,出境人士基本上不得攜帶超過一萬美元或等值現金出境,攜帶五千至一萬美元等值現金出境者則須向指定外匯銀行申請《攜帶證》;另對於頻繁出入境人士,上述規定會更進一步收緊。

大陸人要將錢帶離大陸,其中一個最容易方法是從海外櫃員機提款,但外管局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公布,從今年元旦日起,持有大陸銀行卡人士,境外提款限額收緊至每人不得超過十萬元人民幣,超額者將被暫停在境外提款至翌年年底,公告亦列明不得出借或借用他人銀行卡去逃避限制。

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區,成為大陸人境外提款最方便的地點。據二○一七年五月傳媒報導指,澳門櫃員機每月提款量可高達一百億元!當中有人利用灰色地帶,例如一人持有多張不同姓名的提款卡,以不同戶口匯款做生意。

當地同月開始逐步引入櫃員機人臉識別功能,持有大陸銀行發出的銀聯卡用戶,操作提款時須出示內地居民身份證,並經面容辨認核實身份方可提款,加上外管局元旦日起實施新政策,全面堵塞多卡提款漏洞。但本港櫃員機未引入人臉識別功能,大陸銀聯卡一如其他海外提款卡,只需輸入正確密碼即可操作,「代人提款」仍舊可行,遂不排除有人從澳門轉移陣地至香港密密撳。

小型走資

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劉達邦認為,撳錢黨每卡每天提款金額仍相當有限,「呢啲係小走資啦,可以咁講。」甚至找換店作為匯款「枱底渠道」一直都是公開的秘密,「經匯錢上去嗰啲咪可以走多啲。」不單走資來港有限制,由於港人匯款到大陸每天上限二萬元,形成雙向需求,「超過呢個額就要利用呢個渠道,其實佢哋都係對沖啫,即係呢度有人要港幣,大陸有人要人民幣,佢咪(做)中間人咁兌咗佢囉。」

談到何以「走資」,劉達邦強調「走錢出去不嬲都有,大有大走、細有細走;有合法走、有不合法走。」大至巨企、央企到海外投資,小至大陸人來港買樓,都可算是走資。他舉例說個別企業可藉虛報出口,實質將貨品重新包裝成「進口貨」轉作內銷,既騙取出口退稅,同時循「假入口」取得外匯配額將錢「合法」匯走,一舉兩得。

第一時間匯錢

此外,習近平上台後厲行「打貪」,導致加速「走資」活動,劉達邦形容「習(近平)主席上台,蒼蠅老虎都照打(貪)嗰種凌厲攻勢,咪更加往外走(黑錢)囉。」他透露大陸當局近年間已接連出招收緊、打擊地下匯兌,「舊年、前年開始,我同我啲朋友在找換店匯錢上去,佢哋都話你收到錢要第一時間匯走佢呀,唔係佢(銀行)凍結你戶口呀。」找換店亦會將匯款銀碼拆細存入,以避過監管。至於澳門限制「走資」措施,劉相信與當地賭業蓬勃有關,「以前嚟講驚你賭,輸鬼咗。」

記者到找換店佯裝需匯款,女店員指大約半小時至兩小時後就可將款項匯到大陸,實際要視銀行收款時間而定。問到匯款手續如何進行,店員表示需提供身份證、住址證明及款項來源證明,「從銀行提款的收據」亦可用作相關證明。這對急於洗走黑錢或走資的內地人,他們未必能提供證明文件。

香港金錢服務業協會電郵回覆本刊查詢時重申,持牌找換店必須遵守《香港法例第六一五章》,對客戶進行客戶盡職審查及持續監察,並將相關客戶資料及交易記錄備存。如找換店對客戶之身份及其交易出現任何可疑指標,他們有責任將相關活動,以可疑交易報告之形式,向香港聯合財富情報組作出舉報。

而警方發言人回覆本刊表示,他們沒有統計涉有人使用櫃員機時作出可疑行為的舉報數字。警方強調一直與金管局及銀行業界保持聯繫,應對金融犯罪趨勢變化。這樣看來,似乎對撳錢黨無計可施。





撳錢黨夜以繼日出動,住在附近賓館的大媽只穿著抓毛睡衣到櫃員機撳錢。





劉達邦認為撳錢黨的行動只屬於「小走資」,又謂類似的「枱底交易」一直都存在。

內地客被劫巨款事件簿

2018-01-04

一名由內地來港的 33歲深圳旅客,於油麻地彌敦道北海街交界櫃員機提取大量現金後,疑被 6名埋伏賊人跟蹤,即前後夾攻搶走錢袋,被搶走 36萬元。

2017-12-29

一名內地男子於凌晨在上水一間銀行理財中心準備自助存款時,突遭兩名戴電單車頭盔男子以利刀指嚇,劫去內有 24萬元人民幣(約港幣 28.5萬元)的手提袋後逃去。有附近街坊指,每日幾乎 24小時均有人攜帶大量現金到上址,或附近的銀行櫃員機存款,當中大部分為內地人。

2017-10-18

兩名持雙程證內地漢於旺角金輪大廈 16樓一間賓館被打劫。凌晨近 2時,約 10多名南亞裔人士走到上址房間拍門,事主開門後,該 10多人隨即闖入,搶去 200多萬元港幣現金,得手後逃走。據稱他身上的大批現金是受朋友所託來港「買電器」。

2017-10-09

謝姓( 55歲)男事主,與妻子來港存款,其間相信被匪幫跟蹤。及謝氏夫婦至沙田好運中心地下一櫃員機,夫婦打算存款之際,突遭 3名蒙面南亞裔男子包圍拳打腳踢,搶去其載有 12萬元人民幣的錢袋,警方其後拘捕 4名印巴裔男子。

2017-06-19

兩名男子報稱於旺角一間賓館房間內被數名持刀賊人挾持打劫,被要求以手機網上轉賬 671萬元人民幣到兩個內地戶口。據了解,兩名事主均持雙程證來港,自稱來港做匯款生意。

撰文:忻肇康,鄭靖而,黃心悅

攝影:王 晴,海江田

協力:陳慧瑩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