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1日 星期四

基層發聲筒 [壹週刊 - 1453] __,M1,

程展緯曾應徵清潔工人,試圖了解其中長工時、低工資的魔鬼合約,怎料受聘一天就被解僱。壹些事壹些情基層發聲筒去年年末冬至,清潔工人不幸墮斃垃圾槽。過去一週 ...






程展緯曾應徵清潔工人,試圖了解其中長工時、低工資的魔鬼合約,怎料受聘一天就被解僱。

壹些事壹些情

基層發聲筒

去年年末冬至,清潔工人不幸墮斃垃圾槽。過去一週,海麗邨清潔工人發起罷工,抗議遭外判商拖欠遣散費。清潔工人的職業安全和薪酬待遇引起全城關注。清潔工人每天處理城市無數發出惡臭、骯髒不堪的垃圾,做着最厭惡的工作,在社會中默默耕耘,有誰願意為他們發聲?

近日到各區向清潔工人「推銷」改革垃圾桶,他就是本地藝術家程展緯。

他被喻為關懷基層工人的藝術家,介入社區,回應社會。藝術家,不一定「離地」。

擁有碩士學位的他,曾應徵保安員、清潔工人,了解他們職場中的苦況。

去年, OK便利店職員投訴收銀企足全日冇櫈坐,他有份撰寫「意見書」,希望僱主改善職場待遇。就連劉德華經典廣告名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未夠㗎!」廣告多年來為服務界詬病,被指寵壞奄尖客人,程展緯在小巴刊登廣告,要求劉德華重新拍廣告,今時今日語氣別太刻薄。

為保安業、服務業起革命,二○一八年他的戰場由垃圾桶煙灰缸燃點。

職場關愛座

一切,就從程展緯家附近一個經常滿瀉的垃圾桶開始。

四十五歲的程展緯每天送孩子上學都會經過大埔寶湖道,那裡有一個垃圾桶。城市每個街道都劃分成不同工作區域,但負責的清潔工只有一位。「平日見到條街滿布垃圾,垃圾桶又塞滿垃圾。」而程展緯特別留意負責傾倒垃圾桶的婆婆。

「如果你見到一個六十多歲的婆婆拎起垃圾桶嗰陣,垃圾四散的情境,又有風吹,婆婆又怕垃圾吹走,一手要捉住垃圾,一手又急忙清理。」說到清潔工人的苦況,程展緯停頓,搖着頭說不出話來。就是這個狼狽又令人無奈的畫面,令程展緯決心要為清潔工人做點事,在垃圾桶上貼上一張聖誕帽造型的溫馨提示。其中一句寫着:「如果你看到這桶已經滿了,就請你不要再把垃圾擠在這桶上。」

他不禁問道:「點解我哋平日讓關愛座俾婆婆,但喺職場上佢要面對咁多唔好嘅嘢?」垃圾桶滿了該怎麼辦?一個又一個滿瀉的垃圾桶,正是我們棄置得不好的垃圾,竟要老人家「包底」。「我也問過一些婆婆,一個人負責平均二十個垃圾桶,有些桶可能要倒四次。普遍每天都要倒四、五十次。」這樣的體力勞動,年輕力壯的也可能吃不消,更遑論是個年長的清潔工人。





作為前線的清潔員工,富善邨的清潔工人王婆婆,自創錫紙兜煙灰缸,解決垃圾桶本身的設計問題。





只要為煙灰缸添上一個錫紙兜,就可省卻清潔工人把整個垃圾桶舉高、彎下腰倒走煙灰的動作,減少工作造成的勞損。





不少商戶貪一時之便,沒有把店鋪產生的垃圾送到垃圾站,直接棄置在公眾垃圾桶內,逼爆垃圾桶。

自製煙灰缸





香港的街道狹窄,清潔工人被迫把堆滿垃圾的手推車推到馬路上,人車爭路,險象環生。

令清潔工人百上加斤的,除了是清不完的垃圾,還有垃圾桶本身的設計問題。

「煙灰缸的設計本身就是鑲實在垃圾桶外殼上,而這外殼又大又重,一般倒垃圾的工人或婆婆身材也是矮小的,倒一個小小的煙灰缸卻要把整個桶反轉,對身體勞損其實很大。」他們不單是清潔工,其實是老人在職的社會問題。根據統計署的數字,香港的清潔工人平均都有六、七十歲高齡。

改善垃圾桶設計,本是來自富善邨的王婆婆的概念。她向程展緯表示用一個錫紙兜放在原來煙灰缸的位置。這樣清潔工就不用再把整個桶反轉去倒走煙灰和煙蒂,只消把錫紙兜拿起,就可輕易清理。「既然有個清潔工想到一個這麼好的設計,不如試着幫助推動。其實清潔工本身很有智慧,但他們的智慧往往不容易被欣賞和認同。」

「垃圾桶由設計到使用,前線嘅清潔工好似從未被諮詢過,也沒有尊重過他們工作辛苦之處。」所以,當錫紙兜被推廣時,有不少清潔工人都十分喜歡,紛紛採用。這個垃圾桶的革命,慢慢由大埔區開始,伸延到筲箕灣等地,散落各區。

然而,有些清潔工拒絕使用錫紙兜,原因是擔心未得到准許,食環或主管不許他們這樣做。程展緯對此感到心酸,「每個人也會想辦法在職場做得好些、便利些,唯獨他們是被壓迫的一群,連改善自己(職場)的方法也要擔心。」清潔工人就是這樣被壓迫的一群,薪酬酬待遇被壓搾,被壓迫到最後一步,還要擔心不被允許用一個卑微的錫紙兜。



政府帶頭剝削

「我見到這垃圾桶就見到政府如何看待前線清潔工的工作,對於他們職場的改善有多少心機。」程認為問題的根本,在於政府沒有尊重清潔工人的工作,日常就在剝削他們。「政府常做扶貧工作,但其實做好外判制度就已經幫到手。唔係幫啊!係將自己的過錯減輕。」

身邊的朋友都笑稱程展緯偏愛「做架梁」,什麼事他都要理。因為他曾在博物館做展覽,看到博物館的保安員沒有椅子坐,就發起「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這個運動持續了十年之久,撼贏政棍名副其實是「成功爭取」。

保安員要一張櫈,收銀員、服務業的便利店和超市員工,也要一張櫈。程展緯指出,香港人有時真的有些冷漠,他說:「一句『佢有人工收㗎!』就把彼此隔絕隔開了。」為什麼打工仔的事,是大家的事?他笑說:「其實你只不過係收咗工嗰個,聽日就到你係返工嗰個。」講到底,人人都是打工仔,相煎何太急。





便利店的收銀員長時間站立,程展緯成功爭取在收銀位置擺放一張櫈,以供員工休息之用。





務求為每個服務業的打工仔爭取一張櫈,程展緯成為填寫意見書的常客。

搵華仔重拍廣告

「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未夠㗎。」這句家傳戶曉的廣告對白,是二○○三年香港旅遊發展局優質旅遊服務計劃廣告。他苦笑指這句對白雖然有意思,亦成功入屋,但「害死」很多打工仔,很多人從此搬出這句話,對服務業的員工人提出很多不必要的苛求。

程展緯去年去信勞工處處長陳嘉信,服務業在政府的職安健政策中可能是最缺乏關顧的。他還向處長「獻計」找劉德華重拍廣告,信末寫到:「咁大個 project,一定一定要搵劉德華,因為只有他會做到,他會用心去做到!」他希望華仔可以回應呼籲,重拍一個有關服務業的廣告,鼓勵僱主及消費者以一種同理心理解前線員工的困苦,本是同根生,不要對服務人員太奄尖苛刻。

程展緯直言自己幫不了多少,但這是一個充權的過程,令每一個勞動階層知道,他們有發聲的話語權,為自己爭取一些小權利。「無論你能否解決到他的處境,無論錫紙兜最後是否真的處理到問題,或那張櫈是否真的能坐,這種種能讓他們獲得理解,他們日常的困苦被理解,理解是第一步。」

日常生活以至人與人相處,大家彼此理解,多行一步,不必要的矛盾自然可以避免。





程展緯在開往大埔的紅色小巴上刊登廣告尋華仔,希望曾協助宣傳優質服務態度的藝人劉德華能幫勞工處拍一個新廣告,讓僱主及消費者關注服務業的壓力和困苦。





食環署把清潔工作外判,一眾清潔工人付出勞力卻只換得最低工資,程展緯認為政府須為剝削問題負上最大責任。

撰文:文倩儀

攝影:王 晴,海江田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