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聽我講…】為男友出走 港女移民荷蘭:生命不止愛情 __,港女,

香港人都說想移民,要出走,女人四十的香涓子(Cherry)身體力行,出走老早實現民主選舉,就連同性婚姻、安樂死都合法化的自由國荷蘭,為的卻是愛情。「連 ...




香港人都說想移民,要出走,女人四十的香涓子(Cherry)身體力行,出走老早實現民主選舉,就連同性婚姻、安樂死都合法化的自由國荷蘭,為的卻是愛情。「連強積金都攞番晒,去咗先算」。只是十年過去,愛情沒有了,這個烈女卻選擇留下來,在阿姆斯特丹開設網上旅行社,接待旅居荷蘭工作的異鄉人。「無咗愛情,我還有很多」。週遊列國,回到久違的香港,38歲才在異鄉創業由零開始,女人四十當自強,這個自言對愛情仍有憧憬的港女,笑說人生永不會太遲。

記者 呂麗嬋

相約Cherry接受訪問,她說不如在黃埔。「依家寄住妹妹黃埔嘅屋企,喺香港係無家可歸」。她吐吐舌,久別香港,回來只為參加弟弟的婚宴。「荷蘭好多運河,望住會諗起維港;返到香港,又會掛住荷蘭」。有北方威尼斯之稱的荷蘭,沒有高山,四份一國土浸沒在海平線以下,由茫無頭緒分不清西東,到成為荷蘭通帶旅客週圍去,她說過程有血有汗。「畢竟當年係為一個人而去,唔係為個地方去,對荷蘭認識好有限」。常因名字被誤以為是日本人,她說涓子代表「細的水流」,不違言一直渴望細水長流的愛情。

辭去香港大公司市場銷售的工作,遠走他鄉,曾幾何時,她為的,是以為可以捉得緊的愛情。「嗰時啱啱30歲,拍咗拖一段時間,覺得係適合時間」。父母早年離婚,五兄弟姐妹之中排行第二,在台灣及澳洲讀大學的她,自小獨立,家人都習慣她四海為家,當時愛得癡纏的男友,是荷蘭土生土長的華僑,來港實習結緣,由同事到戀人,愛情來了,擋不住。「嗰間推廣公司係我大學畢業後做嘅第一間公司,我係正職佢係實習」。

曾經分開又走在一起,2007年,正處「29+1」的關口,她決定展開人生新一頁。「喺荷蘭,工時短,居住環境好,但生活節奏比較慢,機會亦無香港咁多」。半夜餓了,在香港,一下樓「總有一間喺左近」;網絡接收不好,打24小時熱線,第二日已有人上門檢查。在荷蘭,這一切是天方夜譚。只是,被西方社會視作自由主義燈塔的荷蘭,就是充滿神秘:大麻咖啡館開遍大街之上,紅燈區的櫥窗女郎任君選擇,荷蘭是最早有民主選舉,也是全球率先把同性婚姻和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

但Cherry直言,由如走進「大觀園」的旅客,變為人生路不熟的新移民,身份不同,心情亦不同。「好多人以為荷蘭人好開放又好濫交,其實嗰啲大麻coffee shop,都係旅遊點,法國人德國人楂車過嚟食,我認識的荷蘭人反而好少掂,佢哋生活簡單,廿幾歲就生仔,尤其喺小鎮生活,朋友一隻手數晒」。在荷蘭,Cherry說同居與結婚一樣看待,3年或以上已可申請入藉或長期居留。「考埋個荷蘭文的語言考試,基本上就可自由找工作」。由不適應到成為一份子,千難萬難,但她苦笑謂難不過維繫一段關係。

「大家性格太似,好多衝突,拖拉咗幾年都係分手收場」。沒了愛情,走進人生低谷,試過短暫回港又不適應,自覺前無退路。「有段時間係好迷失,喺外國,好多城市都好興walking tour,透過facebook搞咗個免費tour,第一次就有16個人嚟,大部份係中國留學生,其餘就係想認識中國文化的荷蘭人」。走出虛擬世界,她發現自己說話,竟然有人留心聽;搞爛gag說笑話,又會有人大笑,最開心是認識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擴大了社交圈子,感覺不再孤單。

「嗰時我就諗,若可以此為業,應該幾開心」。事實上,社交平台讓創業門檻大大降低,在荷蘭,帶團無需導遊牌,申請商業登記就可,自言「無嘢好輸」的她,遂開始以「Cherrytravel」名義,搞荷蘭本地遊,甚至跨境到鄰國比利時及德國深度遊,目標顧客對準旅居荷蘭工作的異鄉人。「第一個過境團係去德國的杜塞爾多夫,嗰度有個日本城好有特色,有成50人報名,參加嘅人來自不同國家,共通點係大家喺本地都無咩朋友。」

透過網絡平台如tripadvisor收客,口耳相傳,一盤無心插柳的生意,由最初只週六日開團,擴展至週一至週五,成為她新的事業。「呢份,係我夢想嘅工作,叫做收支平衡,賺到自己份人工,但好多嘢唔可以用錢衡量」。女人四十當自強,她笑說人生永不會太遲。「我同我嘅ex,喺荷蘭有隻分手前共養的貓,依家我帶團就佢照顧,佢唔喺荷蘭就我照顧」。再見亦是朋友,無需高唱活得比你好,Cherry笑說只因已學懂放下,走出香港,為自己而活。

愛情沒有了,女人四十的香涓子選擇留下來,在阿姆斯特丹開設一人網上旅行社,重新開始,這個自言對愛情仍有憧憬的港女,笑說人生永不會太遲。(陳海威攝) 有北方威尼斯之稱的荷蘭,有好多運河,香涓子說總令她想起身後的維港。(陳海威攝) 在荷蘭,帶團無需導遊牌,香涓子以「Cherrytravel」名義搞本地遊,甚至跨境到鄰國比利時及德國。(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這是香涓子有隻與前男友分手前共養的貓,千帆過盡,她說早學懂放下,每逢帶團出國會交由他照顧,二人再見亦是朋友。(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由不適應到成為一份子,千難萬難,香涓子苦笑謂難不過維繫一段關係。(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荷蘭無高山,到處都有運河,香涓子居住的獨立屋門外,風景優美,但她直言由過客變居民,處境大不同。(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與大部份歐洲城市一樣,在荷蘭,做夠40小時就要停,再做是違法,一星期工作4至5天,容許悠閒生活。(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仍是小學雞的香涓子一面清秀,她常因名字被誤以為是日本人。她說涓子代表「細的水流」,不違言一直渴望細水長流的愛情。(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父母早年離婚,五兄弟姐妹之中排行第二,在台灣及澳洲讀大學的她,自小獨立,家人都習慣她四海為家。(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