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康宏風暴揭股壇玩家神秘飯局暗鋪細價股新謎網 [壹週刊 - 1449] __,康宏,M1,

一○年康宏上市時,主席王利民(左四)與前CEO麥光耀(右四)一同出席上市儀式,上週雙雙被廉署拘捕。謎網核心之一的康宏落馬,將促使玩家鋪起新謎網。封面故 ...






一○年康宏上市時,主席王利民(左四)與前 CEO麥光耀(右四)一同出席上市儀式,上週雙雙被廉署拘捕。謎網核心之一的康宏落馬,將促使玩家鋪起新謎網。

封面故事

康宏風暴揭股壇玩家神秘飯局暗鋪細價股新謎網

康宏( 1019)風暴,震動股壇;其中核心人物、「醫生」曹貴子的行蹤,仍然未明, ICAC急欲會晤協助調查。一代殼股大玩家有此下場,市場中人無不搖頭嘆息。不過,一雞死、一雞鳴,據知已有人睇中謎網五十內的細價股,希望殼乘勢而起,重鋪江湖新秩序。本刊知悉,在謎網五十爆煲後,有股壇玩家多次在潮州菜館舉行飯局,召集各路人馬商討「善後」。部分人因曾入股或借錢予醫生,正想方法「收數」;部分人則覬覦細價股資產現金豐厚,但求富貴「險」中求。五十隻不能沾手的股票名單,正進行換馬重組(轉庄),「新謎網」快要誕生。

謎網五十的關鍵人物曹貴子,自從兩星期前被本刊拍得他左手持兩部電話、神色凝重地出入旗下診所後,一直無人聯絡得上,行蹤成謎。有指他在上週一康健國際停牌當日,已飛往澳洲,數日後他任董事的康宏高層,如主席王利民,即被廉署拘捕。曹貴子早已入籍,在悉尼有多幢豪宅收租,在墨爾本亦起碼有五個酒莊,年年都邀請朋友同往當地,「歎紅酒、騎馬、去皇后賭錢。」一名跟曹貴子相識的人指。不過,亦有傳他近日去了泰國,因當地與香港並無引渡條例。

潮州飯局

曹貴子留下的,是一筆「蘇州屎」。據知,早在六月尾細價股爆煲後數日,多間與「謎網 50」成分股關係密切的證券商,例如君陽證券、貝格隆證券、康宏證券等,被證監會帶領過百人上門調查。其後曹貴子的資金鎖死在股票內,難以「套現」。自知已出事,於是四出撲水,不單是「玩具大王」蔡志明,「曹貴子係仁愛堂副主席,佢向另一個識咗好耐嘅副主席借錢,大概十億,對方都肯。後來醫生向唔同人借錢,但還錢方式卻牽涉相同的細價股,令事情變得複雜。」一名知情人士指。而蔡志明亦向傳媒承認,曹貴子曾向他借錢,現仍拖欠五億。

早前,有股壇玩家在尖沙咀幸福中心的海王潮州樓,搞了場飯局,招呼各路人馬,商討細價股交收的「善後」工作,「因為部分人同醫生有生意或者錢銀瓜葛。」而且,部分細價股亦乾淨而有錢,對部分玩家來說,能夠插一支旗入去,等賭局揭盅,很有機會刀仔鋸大樹、火中取栗。據知已有人四圍搵金主加碼。

不過,不是所有股壇中人都愛高風險運作。金利豐( 1031)行政總裁朱李月華(朱太),向本刊指,不會沾手這些股份,我沒有(沾手),因為這批股波動。我都提醒經紀,盡量少參與,亦都要知道風險,所以這段時間我們在這方面很保守,這一批的股票。(即是完全不會沾手?)希望他們知道風險,提醒他們,你供足錢,我們都會做。





早幾個星期,尖沙咀這間潮州酒樓秘密進行了一場分殼股的飯局,圍內私下商討善後工作。(關永浩攝)





蔡志明因一次睇醫生認識曹貴子,便帶挈醫生走上殼股玩家之路,但今次累及女兒蔡加怡,故曹貴子全家來跪蔡志明亦無補於事。

搶殼易手

記者翻查「謎網 50」表中,部分與曹貴子關係密切的成分股(見圖),其持重倉的券商已換馬,例如在六月細價股股災前,康證及君陽證券分別持有寰宇國際( 1046)的 40.7%和 10.8%,但至上星期五,已變成由滙豐銀行和結好證券分別持有 25.8%和 22.3%;又例如智易控股( 8100),股災前由康證持重倉,共 33.7%,但現時由中國建信金融持股最多,共 16.66%,反映部分股權已易手。

其中最經典的「易手」事件,發生於上月尾。中國集成( 1027)大股東提出,以換股方式,以每 5股中國集成,換4股君陽金融( 397)股份,變相取得君陽的 51%股權。中國集成被指是股壇玩家葉志成( Steven Ip)系統內股份。截至今年中,集成的資產淨值有四點四億人民幣,而君陽的資產淨值卻有廿二億港幣,其中兩億為現金。由於另有股壇玩家對此股有興趣,君陽股價急升。就在君陽宣布獲收購翌日復牌,股價逆市升 55%,收報 0.35元,本週二報 0.375元,有股民睇到「搵錢良機」,亦買入搭一程順風車。關於此單交易,葉志輝未有回覆本刊電話,朱太則指:「我不清楚,我都是看新聞(才知道),這單交易不是我做。我其實不了解這單交易,不過我後來問人究竟個結構是怎樣,都複雜的。」

人稱「粉哥」的葉志輝為人進取,傳聞曾有四十隻殼在手,通通股價都打造得漂漂亮亮。他今年只有四十八歲,曾於一四至一五年出任智易控股獨立非執行董事。除此以外,在公開披露的資料不見其蹤影,相當識「隱身」。他於九二年畢業於紐約市立大學史坦頓島學院,三年後取得紐約市立大學柏魯克分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從事電子零件及產品貿易。他亦是「其樂無窮」的馬主,拉過三次頭馬,該馬匹為他帶來總獎金四百零五萬元。股壇中人形容他作風大膽,「佢無咩嗜好,最鍾意就係搵錢。」葉志輝的哥哥葉志明,現為超大現代農業( 682)非執董,是大股東郭浩私交甚篤的好友,報住大埔聚豪天下獨立屋。





上月,來自北京的大媽大叔們踩上康宏寫字樓掛滿 banner,更攔着走廊出入口,聲言被康宏欺詐。

廉署收舉報

有業務的細價股確實惹人垂涎,以康宏為例,市值才二十多億,加上近幾年都在蝕錢,但康宏的總資產仍然豐厚,流動資產總數有三十二億,總資產六十五億。可惜康宏正停牌,公司高層相繼被捕。康宏與其他謎網股的關係錯綜複雜,出事的可能性極多。一四年康宏兩次配股,均由鼎成證券代理,鼎成當年正是負責另一隻被停牌的隆成金融( 1225)賣殼供股包銷商。隆成的 CEO麥光耀在上週被廉署拘捕,他早於一○年曾任康宏 CEO,一四年加入隆成擔任獨立非執董當日,康宏即大手買入隆成近兩成股份。而另一被捕的康宏執董陳麗兒,今年二月才加入康宏,但她的身影曾出現在其謎網股中,一三年一月起,她上任另一間被停牌的第一信用( 8215)非執董。三個月後康宏即以一千八百萬買入第一信用一成七股份,其後增持至近三成。

康宏過去聲稱為拓展業務,多次集資,單計一五年已經供股、配股三次,共收四十九億。但一五年至今一直蝕錢,總數蝕了七點一億,來自股票孖展及借貸業務的未償還金額及減值撥備(因估計難以收回)明顯增加,兩年減值撥備為 4,500萬及 5,470萬元,去年底未還應收貸款為十八億元。單是二○一五年底就有一宗向一名獨立第三方借出一點七億元的大額貸款。消息指廉署收到舉報,指有財務機構高層疑藉個人權力,推介中介公司向客戶借錢,從中收受利益,或疑明知申請人使用偽造文件申請巨額貸款,仍批出該等不良貸款,背後可能有高層收受利益,涉款達數千萬元。





上市時曹貴子(中排左三)站在蔡志明父女中間,一同慶祝康健上市,傳言曹貴子發跡後對蔡志明(中排左二)態度轉差,今天蔡志明對曹貴子亦不講任何情面。(關永浩攝)

康宏多投訴

「借錢梗要還,咪俾錢中介。」康宏上週「巧合」地被一班內地大媽阿叔踩上總部,要求還錢。本刊記者在 facebook再發現一個康宏理財「苦主分享區」。其中申訴人 Shawn於二○一四年五月指出,康宏特別羅致內地年輕人,睇中他們要搵食及有父母的社交網絡。員工入職會得到一張擁有個人資料的名單,讓他們打電話推銷,而名單上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資料已被收集。他們更首選推銷投資相連保險的產品,因佣金較多。事有湊巧,一名案發時在康宏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任職的理財顧問,早前被一名女公職人員投訴,指理財顧問從政府電話簿中,取得其辦公室電話,並致電向她推銷投資產品,私隱專員公署了解當中情節後,遂以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起訴該名女理財顧問,最後於上月中判以罰款。康宏今次捲入謎網 50風暴,要讓人重拾信心,相信是漫漫長路。





曹貴子於一三年斥資約一億元掃入大埔天賦海灣三座頂樓,蔡加怡亦以同樣價錢買入鄰座單位。該單位現時由曹貴子父母居住,記者到訪當日曹金陸雖在家,但他則透過保安表示不接受訪問。





曹貴子於○九年以一億二千萬元於沙田源順圍購入全幢大廈建立康健總部,其兄曹貴宜及父親曹金陸均有以康健科技中心為他們旗下公司的註冊地址。(廖健昌攝)

上市公司「使錢」實錄

股壇多年來偶有「混賬」,上市公司以種種原因,將公司的現金「使出去」,為小股民詬病。

混賬一:買錯垃圾股狂輸錢

「有時上市公司會攞資金炒賣股票,但買入嘅都係唔值錢嘅垃圾股,年復年咁錄得大額虧損。咁做其中一個目的就係達到互控效果。」宏高證券投資經理梁杰文指,上市公司間暗藏同系關係,會透過互控及散水等步驟運走現金。公司更可能會以蝕錢為由而再度集資,或要求小股東供股,變相讓公司能不停抽水,而一眾缺話事權的股民怕股權被攤分,只能默默接受。

混賬二:巨額支薪

梁杰文指:「如果董事酬金或花紅係唔尋常地高、跟同行有好大差異;或係公司正在虧損都不停加花紅,投資者就要小心注意。」被證監勒令停牌至今的漢能薄膜發電( 566),算是近年最誇張的例子。該集團於一五年錄得二十二億巨額虧損,在如此艱辛、小股東不獲派息的環境下,董事局成員的總薪酬開支卻大增近五成至一千六百萬。「呢啲好明顯係賬面上會出現大損失,算係一個對投資者或股東嘅不利開支。」但他直言如此明目張膽的手法比較少見。

混賬三:奇怪關連交易

投資者除了要着眼行政或營運開支是否合理外,關連交易亦是上市公司常見。有「廚房佬傳奇」之稱的翠華集團( 1314),曾向大股東兼主席李遠康的太太旗下的尖沙咀鋪位納空租約一年,涉資約二百四十萬。該鋪嚴重漏水,在一直丟空下向業主交租,被評有利益衝突。裝修漏水可能根本唔適合茶餐廳經營,但仍然喺環境唔理想下拍板租,咁樣如同令股東利益受損或係公司資產流失。梁杰文指除了要注意關連交易的原因是否成立外,也要比較其金額是否合理。而據翠華一六年上半年的財務報告顯示,至少有四宗主要關連交易是由股東兼主席、前行政總裁、執董以及前非執董控制的公司向翠華租出物業,連同李遠康太太的尖沙咀鋪,合計共五宗交易,涉資一千二百萬元。

混賬四:公款玩樂





康健被停牌前,曹貴子仍如常到沙田診所應診,但神情恍惚,滿懷心事的樣子,康健出事後已經不知他的蹤影,現時市場流傳他正身處澳洲或泰國。

「好多時公司都會以員工福利或成本作原因,使用公款做奢華嘅享樂花費。如買遊艇、用公司名出津貼或旅行開支。」梁杰文表示這些開支,多數會被隱藏於財務報表上的行政或營運開支,或聲稱有助公司發展業務,以蒙混過關。

撰文、攝影:財經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