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澳門最年輕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我不服輸 [壹週刊 - 1449] __,M1,

被中止職務壹號頭條澳門最年輕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我不服輸在香港,民選議員可以被取消資格(DQ);參與社運亦可能要面對牢獄之苦。政權的打壓日益嚴厲,一海之 ...






被中止職務

壹號頭條

澳門最年輕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我不服輸

在香港,民選議員可以被取消資格( DQ);參與社運亦可能要面對牢獄之苦。

政權的打壓日益嚴厲,一海之隔的澳門,與香港可算得上是命運共同體。

蘇嘉豪的名字之所以為香港人熟悉,是因為九月的澳門立法會選舉。二十六歲的他以學社前進名單參選,挾幵九千二百多票勝出選舉。

自此,他的名字前總會掛上「澳門最年輕立法會議員」的頭銜。

上任五十天後,因政府控告他去年參與遊行時違反「加重違令罪」,在立法會建制派佔絕大多數的情況之下表決,他被中止職務,目前正等待法院審訊。

如最後被裁定有罪,而又判監三十日以上,立法會會討論是否撤銷其議員資格。

在台灣唸大學,蘇嘉豪熱心社運,由街頭走入議會,到被暫停職務,他堅持繼續抗爭,他說:「一個時勢點解會有英雄、偶像,就係因為亂世。

如果係真正嘅太平盛世使乜英雄啫?不過我好希望,有一日我哋唔需要咩英雄。」





立法會大會表決前一晚,多名市民出席在三盞燈舉行的集氣大會,聲援蘇嘉豪。

蘇嘉豪說話中氣十足,能言善辯,談起政治理念時雄辯滔滔。這個有幾分像林家棟的小伙子,今年才二十六歲,臉頰還隱約看到幾顆青春痘,穿著藍色冷衫加綠色連帽外套,一身青年打扮。

他一度令澳門政治圈風起雲湧,事緣他去年參與「暨大一億」遊行,抗議身兼暨大董事會副董事長的澳門特首崔世安,透過澳門基金會捐贈一億元人民幣予廣州暨南大學,疑涉利益輸送,而且審批過程黑箱作業。

蘇嘉豪與遊行人士前往特首官邸遞交信件,被指沒有按警察指示離開,被控「加重違令罪」。按照澳門議員章程,如議員被刑事起訴三年以下徒刑的罪行,須在開審前,由立法會決定是否中止該議員職務。上週一,立法會大會在建制派佔絕大多數的情況下表決,以二十八比四通過中止蘇的議員職務。

反叛基因





十月中,蘇嘉豪第一次出席立法會會議,特地拍下照片放上 Facebook,留言「議席之上,如坐針氈」,指這個位置艱困和沉重,但代表着絕處逢生的希冀。

天生好奇心旺盛,小學時蘇嘉豪對地圖着迷,乾脆背熟全世界的國旗、首都。他也口水多過茶,每每令老師頭痛。他的幼稚園手冊常常被老師蓋滿雀仔,意思是他太多嘴。他笑言:「立法會開會最辛苦係咩呢?唔係工作量,係有時冇得講嘢。坐幾個鐘又未輪到你講,隔籬嗰啲又係委任議員,佢都唔會同我講嘢啦。」

蘇嘉豪說:「我唔係一個會服從人哋嘅細路仔,頂頸呀呢啲係常態。總之我覺得唔合理嘅,大部分時間我都唔會『咕』一聲吞咗佢。」高中被老師寃枉他抄功課,他站起來與老師理論,最後老師跟他認錯。

但不服從,有時自己難免吃虧。中六畢業旅行,老師規定晚上十二時不許離開酒店。他們十多個同學貪玩,午夜時分玩抽牌,輸了的人要戴上面具到便利店買安全套。抽輸了的他在踏進便利店前,被老師發現,結果每人記了兩個大過,幸臨近畢業才不了了之。

黃毓民啓蒙





少年時的蘇嘉豪曾與很多澳門人一樣,希望穿起西裝,進身賭場管理層。

世事難料,多年後他卻處身於比賭局更變幻莫測的政治圈。

曾經,一如典型的澳門中學生,蘇嘉豪嚮往過在賭場上班。○七、○八年,澳門開了數間新賭場。美輪美奐的建築令當時十六、七歲的他着迷,「賭場可以搞到咁豪華,我好希望可以做到入面管理層,著晒西裝。」

○八年暑假,香港議會的風雨,令他開始走向一條他從沒想過的路。當年,黃毓民當選立法會議員,在議會有別傳統的抗爭手法。畫面傳送到澳門,吸引了蘇嘉豪的眼球:「嘩,呢條友咁激動,又掟蕉,但係原來佢嘅論述係有佢嘅講法。」後來開始了解背後的政治議題,他對政治愈感興趣,中學畢業後便赴台大讀政治系。

參與社運





一四年,澳門政府在無經過公開諮詢下訂立《離保法》,法案保障特首和主要官員離職後可領取巨額補償金,而在任特首亦可享有刑事豁免權。蘇嘉豪與其他社運人士發起「反離保」運動,觸發兩萬人上街,成功迫令政府撤回法案。

有人說台灣社運養分充足,蘇嘉豪體驗到年輕人的力量可以有多大。見證過台灣學生如何爭取公義,他亦與其他留台學生發起過「讓港澳學生自由回家行動」,簡化港澳留學生回鄉的手續。回到澳門後,他亦發起及參與過多場澳門社運。一四年他有份發起「反離保」運動,觸發兩萬人上街,最後成功迫使政府撤回法案,被稱為澳門的「光輝五月」。

但社運不一定成功,在香港,多次遊行、集會,甚至佔領運動,再多人上街,政權惡法似乎紋絲不動。有人開始質疑,遊行集會,有用嗎?香港已經如是,澳門仍有人「垂死掙扎」,有用嗎?蘇嘉豪反而說,用社運的方式去爭取,普遍都是失敗多於成功,「點解一堆人會用社運嘅方式去爭取,就係因為佢哋冇權力,所以佢哋只能夠喺體制外,用群眾嘅力量去撼動一啲嘢。既然我哋知道呢個現實,我哋唔會去怪社運失敗多於成功。」

他總是樂觀:「你幾年前播下嘅種子,過幾年之後,可能會開花呢?呢個係一個過程,永遠都冇盡頭。失敗又點啫?譬如我今日被停職,放喺一個歷史長河入面算係乜啫?分分鐘都冇資格排入去編年史。」

體制內議會外





蘇嘉豪赴台大修讀政治系,見證及參與過多場公民運動,令他體會到年輕人也有改變社會的力量。

由參與社運到進入體制,他的希望卻放在議會外。澳門立法會的三十三個議席中,有七席是特首委任,十二席是間選(類似功能組別),過半數的議席,全由建制派壟斷,直選議席只有十四席。

香港民主派努力爭奪的「關鍵少數」,澳門卻是另一回事。蘇嘉豪表示:「我哋選舉嗰陣都係咁同市民講,一票係難以翻天覆地。唯獨呢個平台,主流媒體難啲封殺你,我哋係希望善用呢個平台,令出面嘅人去睇清楚,令更多人關注。」

今年多個香港社運人士入獄,他感嘆:「我覺得年輕人喺呢個年代,承擔咗好多唔應該有嘅承擔,受咗好多唔應該喺呢個年紀受嘅苦頭。」

有可能面臨沉重代價,蘇嘉豪從沒想過要做唯唯諾諾的順民,他說:「佢要搞你,你存在佢已經會郁你。」上月政府通知立法會要表決是否終止其議員職務後,他的 Facebook封面照片一度轉為一幀二戰時期的照片,照片中,芸芸舉直右手向希特拉行納粹禮的人群中,獨有一人交抱雙手,拒絕行禮。

蘇嘉豪以此表達自己態度,「一百個人,問邊個同意,有九十九個人舉手,咁你唔同意你咪唔好舉手。至少我覺得做人個態度係咁。」他寄語:「我希望當大家要表忠嘅時候,唔肯舉手嘅人會愈來愈多。我好樂觀咁希望,終有一日呢啲人係會多過舉手嘅人。」



不需要英雄





新澳門學社的辦公室外貼了許多有關社運的貼紙。圖中「回水、下台、改革」的口號,是關於去年的「暨大一億」遊行,亦是導致蘇嘉豪被控「加重違令罪」的遊行。

蘇嘉豪聽說不少本地年輕人畢業後會離開澳門發展,但他卻希望留在澳門:「喺台灣,多一個蘇嘉豪又有啲咩作用呢?未必思考到,即係啲公民團體都好似雨後春筍咁。但係喺澳門,多一個人就真係多一個人。基本上你數得晒㗎,邊啲係積極,邊啲係核心(熱心社會事務的人)。」

澳門這個被視為已馴化的小城,卻跑出一個蘇嘉豪,不少澳門人都視他為澳門新希望。蘇嘉豪表示理解這種情緒,是澳門人將自己的無力感,投射去一個人身上,「但我覺得,一個時勢點解會有英雄、偶像,就係因為亂世。如果係真正嘅太平盛世使乜英雄啫?我好希望,有一日我哋唔需要咩英雄。」

有別於絕大部分議員,沒有私家車的蘇嘉豪是駕電單車到立法會開會,但提供給議員的停車場位卻是私家車位,所以他每次都要找位置泊車。立法會外從無他的車位,不知立法會內屬於他的位置,又會否保留得住?

撰文:林 三

攝影:海江田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