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脫黑少女狂舞青奧 [壹週刊 - 1448] __,M1,

年少氣盛,秋兒有幸找到了值得她傾注熱誠去做的事。壹些事壹些情脫黑少女狂舞青奧「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雖然此話已是四年前的電影對白,但好對白總是歷 ...






年少氣盛,秋兒有幸找到了值得她傾注熱誠去做的事。

壹些事壹些情

脫黑少女狂舞青奧

「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雖然此話已是四年前的電影對白,但好對白總是歷久常新。

《狂舞派》裡的阿花說:「我每日一起身,第一件事就係諗住跳舞。」十六歲的秋兒也是如此,無論食飯、行路還是上堂,她的腦海時時刻刻也被舞步佔據。

曾離家出走、逃學及加入黑社會,十六歲的她因家庭問題,長年與家人分離,寄住家舍,是從小被視為行差踏錯的問題兒童。直至今年初接觸到 Breaking(霹靂舞),她立志要以舞蹈為業,短短數個月,更一跳成為香港青年奧運代表,上週六到台灣參加亞洲區霹靂舞排名賽。

包括秋兒在內的五男五女青奧霹靂舞代表,身上多半掛着大幾碼的 T恤長褲,以為他們只為「懶型」;現實是,跳街舞雖講求感覺和自由發揮,但細節亦不容忽視,踏空一步,隨時會自亂陣腳,跟不上節奏,甚至受傷。

人生中已踏錯多步的秋兒,正在舞台下整裝待發,預備踏上「正途」。





「細個會覺得入家舍唔係我嘅錯所以入去,覺得好無辜,入去又要被人管住。」秋兒看似比一般青少年反叛,說到底還是因為缺乏關愛。

上堂望住本書,好似見到個『丫』字,我就會諗跳出嚟係咩動作。『丫』字,咁咪頭頂(倒立)囉!」上堂發白日夢,應該不是學生該做的事,但對秋兒來說,肯踏入校園、安坐在課室、打開課本,已是一大進步。

秋兒母親患病,她和哥哥自小寄住家舍,近年才遷回與母親同住,但多次跟母親鬧翻和離家出走。社工相勸下,她年初入住協青社的危機住宿中心,兩個月後遷往寄宿學校,重過沒有家人的生活。

「吹雞」召三十人還拖





秋兒和其他青奧代表的一次表演中,跟她相熟的社工到場為她打氣。

一般十六歲青少年該已是中五學生,秋兒卻仍就讀中三,「我 repeat(留級)到個老師同我講:『型啦,咁大個都仲係讀緊中一!』」因為操行問題,秋兒重讀了三年中一,已離開原校的她還笑說:「我成績係冇問題,但我操行係全級最尾。」

「打交。跟住學校就停我學,我就日日出去搵 friend,開始覺得出面嘅世界更加精彩。佢停完我學,我就自己停自己學,索性唔返學。」當時秋兒已經搬回家,但短短兩個月,她每日早出晚歸,全因加入了黑社會,曾被人打至頭破血流,又叫「阿哥」吹雞,召集二、三十人去還拖。

日劇《脫黑》中,警方有一條專線,接聽想脫離黑社會人士的求助。秋兒疏遠社團朋友,則因讀了母親寫給她的一封親筆信,她才願意重返校園,然而她卻說忘記內容,可能是怕老土。不過脫黑後,她仍無心向學。



「 Breaking真係好型!」





協青社社工阿 Ling曾接觸多名邊青,「我哋想發掘年輕人嘅長處,我哋深信只要有一樣嘢佢鍾意,呢樣嘢佢可以發揮到嘅話,佢會慢慢向好。」

後來她再離家出走,在社工轉介下,遷入邊緣青年宿舍。起初她沒上學,終日無所事事,社工聽聞她有跳舞底子, Hip Hop、 Jazz、 K-Pop樣樣精,鼓勵她不如試跳 Breaking。

「試咗頭幾堂就覺得,嘩!啲動作好型!有啲人做『 baby freeze』(用頭部和雙手撐起身體的地板動作)頭一兩次未必做到,但我第一次就做到,仲要起埋個頭,即係個頭唔掂住地下嚟做,即刻好有成功感。」

今年一月才開始學 Breaking,五月的香港區選拔賽中,秋兒就被選為青奧代表。自九月起,青奧霹靂舞代表每週集訓三日,週六、日更由下午兩點持續到晚上十點,隊員還紛紛說:「我哋仲成日練到十一點幾先走。」

住在寄宿學校,秋兒過着每朝六點半起床、晚上十點半關燈又有門禁的日子,每月只有四日週末可「放假」外出。經申請後,秋兒每逢週末也可以外出練舞,「辛苦㗎!我膊頭、膝頭全部都瘀晒,成日頭頂,有一次個頭流血去睇急症,醫生淨係開止痛藥俾我,我嬲到喊,我等咗佢十一個鐘!」又說自己不需要其他娛樂。

無家女孩 改弦易轍





Breaking有大量地板、支撐、甚至跳躍招式,圖中單手撐身的是溫志寶。

跟進秋兒個案的社工阿 Ling說,第一次見秋兒時,她連一句話也不願意說,「佢由細到大接觸過太多社工,對社工有戒心。」可幸秋兒之後愈來愈積極,集訓初時雖曾遲到又不專心,幾乎被取消參賽資格,「好彩佢都有聽我話,知道自己再咁落去唔得。」現在每次集訓,秋兒還會提早半個鐘到達。

從前不斷逃學的秋兒,還說開始認真讀書,「我依家嘅目標係最少要完成中三,如果讀到梗係會讀埋落去。」五月時的選拔賽,校長和老師也到場為她打氣,還說她是學校的「驕傲」。

曾經向社工說自己「沒有將來」,秋兒現在夢想成為跳舞導師,並積極籌劃自己的升學路,「同人講自己得小學學歷,好樣衰㗎嘛!」她打算讀畢中三後轉校,並正尋找合適的家舍。

踢月亮的青奧代表





無懼即將來臨的文憑試,溫志寶稱自己從來不是讀書的料子,幸好家人看到他跳舞的成績,也逐漸支持他追夢。

香港代表隊一共五男五女,都是十五至十七歲青年。每個人也說,跳舞為他們帶來的滿足感,無可取代。另一名隊員溫志寶身上,又是經典的白色鬆身大碼 T恤,集訓開始後不足一小時,已變得又灰又黃。

溫志寶的必殺技之一是「 Moon Kick」,即原地前空翻或後空翻,把月亮「踢下來」。持續練了半年多,他才敢在鬥舞的時候做這個動作。回想三年前,他卻是個「行路耷低頭」、徹頭徹尾的宅男,「放學五點打(機)到十一點,星期六日一起身就直落,朝早打到夜晚。有時打打吓,連食嘢都唔記得。」

大概「沉迷」運動比沉溺虛擬世界要好。達不到電競比賽級數,他見到 Breaking表演「型爆」,改為苦練街舞,「返學嗰陣,小息落去跳、午休落去跳,食飯時間都冇,上堂偷偷哋攞個包出嚟啃咗佢就算。」

他說自己就像當時七八十年代熱衷於 Hip Hop的舞者,透過 Breaking來證明自己「有料」,「雖然我讀書唔得,但係我覺得自己都有其他嘢得。」

兩女將晉級

青年奧運會每四年一屆,明年將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辦,新增三個比賽項目,分別是空手道、攀岩和霹靂舞( Break Dance)。

亞洲區霹靂舞排名賽已於本月二日在台灣舉行,五男五女香港代表,與來自台灣、日本、韓國等地的一百五十名舞者角逐青奧門票,最終共二十男、十女入圍明年五月在日本舉辦的世界排名賽。秋兒和溫志寶未能入圍,但另兩名女生代表王詩雅(前左三)及張麗怡(前右三),則成功晉級。

撰文:劉卓瑩

攝影:傅俊偉,林金展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