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香港拳賽打死人黑幕 [壹週刊 - 1398] __,M1,

香港拳擊總會經常舉辦賽事,但去年四月一場拳賽,由於拳總失誤沒有安排賽事負責人監督比賽,有選手因連番捱打而昏迷,最終不幸去世。圖為本月初拳總在灣仔所舉辦的拳賽。壹號頭條香港拳賽打死人黑幕因為「神奇小子」曹星如,香港拳擊比賽受到全民關注。曹星如今年十月在五千名拳迷支持下,苦戰十個回合以點數擊敗日本拳王前川龍斗後,取得職業生涯第二十連勝,更獲明年三月代表香港挑戰世界冠軍的榮譽。一下子,拳擊比賽成為本地體 ...


香港拳擊總會經常舉辦賽事,但去年四月一場拳賽,由於拳總失誤沒有安排賽事負責人監督比賽,有選手因連番捱打而昏迷,最終不幸去世。圖為本月初拳總在灣仔所舉辦的拳賽。

壹號頭條

香港拳賽打死人黑幕

因為「神奇小子」曹星如,香港拳擊比賽受到全民關注。

曹星如今年十月在五千名拳迷支持下,苦戰十個回合以點數擊敗日本拳王前川龍斗後,取得職業生涯第二十連勝,更獲明年三月代表香港挑戰世界冠軍的榮譽。一下子,拳擊比賽成為本地體壇盛事,令不少港人興奮歡呼。

但在一片光輝掌聲背後,為保曹星如光輝,本地拳壇一直刻意隱瞞一宗醜聞,而涉及此事的人,還包括曹星如的哥哥曹星揚。

本刊揭發,去年四月在深水埗市政大樓舉辦的本地積分排名賽,竟然發生一宗打死人事件。而負責主辦賽事的香港拳擊總會,更刻意封鎖消息。本刊多次致函查詢一個半月,拳總也不肯回應事件。反而康文署被本刊追問,才首次承認事件。

拳總擔心事件曝光,全因是人為出錯。本刊獲得消息,當日舉行的拳擊賽事,現場被指沒有專業賽事負責人監督,任由兩個新進選手,在台上打個你死我活血流披面,也無專人意識到危險叫停比賽。

而當日擂台上的裁判,可能因為經驗不足,沒有及時作出適當決定。在這樣盲打下,才十九歲的死者,在台上足足捱打了三個回合才下台,最後在更衣室暈倒,昏迷四個月後死亡。

據悉,這次拳總之所以出現亂局,是因為內部爭話事權造成。由於拳總每年都獲康文署過百萬資助,加上控制拳總,便能夠影響收生開班事宜,以及有權決定哪間拳館能夠派人出賽。

行政混亂,致使舉辦拳賽時錯漏百出,因而間接令一名十八歲初上擂台的年輕選手,白白賠上寶貴生命。

正當港人為曹星如連贏二十場拳賽而驕傲時,原來本地拳壇去年發生了一宗打死人事件,但外界卻從不知道,政府也無主動公布。而拳擊總會(簡稱拳總)不但沒有對外公布事件,面對本刊多次查詢,也一直不肯正面回答。

十八歲新進選手李懷恩(右),多次被對手擊中頭部,雖然多番受重擊,卻一直無人叫停。

雖然李懷恩連番捱打,且多是頭部中拳,但裁判可能缺乏經驗,沒有及時叫停賽事。

李懷恩去年八月離世,死亡證上列明死因是「急性硬膜下出血」。

硬食三個回合亂拳

本地拳壇一向有業餘拳賽,全年總冠軍可代表香港去外地比賽,以增加自己世界排名,成名後就可轉打職業賽,故很多業餘運動員都視為爭奪的目標。

去年四月五日,拳總在深水埗市政大樓舉辦一場本地積分排名賽,卻出了大事。

其中一場六十九公斤級別賽事,十八歲的李懷恩和對手都是首次參賽,大家都滿懷希望競技出線。

據當日在現場的人憶述,這場賽事十分激烈,兩人都好像豁出去的拼命蠻打,拳拳到肉毫不錫身。不過體重較輕的李懷恩一直處於劣勢,雖然極力防守,但頭部亦連番被對手陳港明揮拳擊中,多次跌倒在地上。足足捱打三個回合後仍拼死堅持,過程中也無人叫停,李懷恩最終耗盡體力落敗。

賽事完結後,受重傷的李懷恩在洗手間突然暈倒,駐場醫生檢查後發現他情況不妙,立即將他送院搶救。由於駐場醫生須全力照顧傷者,大會決定將當日餘下賽事取消。而李被送到瑪嘉烈醫院後,院方曾替他進行開腦放瘀血手術,惟他一直昏迷床上,至去年八月離世,死亡證上列明死因是「急性硬膜下出血」。而李懷恩是家中獨生子,他不幸死亡後,據知家人悲痛欲絕,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一直拒絕跟拳總聯絡。

前香港拳擊總會秘書長翁同對事件深表遺憾,認為應一早判對手勝出終止比賽,死者便可保住性命。

康文署回覆本刊查詢確認當日的事故,有選手昏迷四個月後傷重不治。

死者師傅是曹星揚

這宗罕見的打死人拳賽,其實是人為失誤的悲劇,拳壇多人向本刊爆料,按原則規定,每場拳擊比賽必定有賽事負責人做安全監督,以防意外事件,但當日竟然沒有賽事負責人。即是說,就算雙方打得如何你死我活,死者就算在台上連番被重擊捱打,如裁判也錯誤判斷,最終便沒有人叫停比賽,結果枉送了李懷恩性命。

本刊一個半月前已致函向拳總查詢,但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而死者的師傅,原來是曹星如的兄長曹星揚。記者早前到上環的拳館找他,他一聽提問即變臉拒絕受訪,更叫員工趕記者走。記者再致電曹星揚,問到是否得悉比賽沒有賽事負責人,他只說不知道當日沒有賽事負責人,其他一概不作回應。

曹星揚對於愛徒不幸枉死拒絕回應,更向記者下達驅逐令。

「神奇小子」曹星如戰績輝煌,今年十月於會展取得職業生涯第二十連勝,令拳擊比賽成為本地體壇盛事,也使香港拳擊賽引人注目。(《蘋果日報》圖片)

拳總責任難推卸

被拳總臨時擺上枱的陳蕾接受本刊查詢回覆,當日到達後獲拳總通知要擔任賽事負責人,她以自己並不具備資格而當場拒絕,其後更先行離開,換言之當日無人監場。

據悉拳賽當日,現場只有擁有國際拳擊總會國際技術官員資格的翁同和另一人,有資格做賽事負責人。賽事負責人是賽事不可或缺的最高層負責人,有權就拳手比賽時受傷情況,與當值醫生商討,決定是否停止比賽。但翁沒有收到通知擔任此職務,而拳總就聲稱來自內地的教練陳蕾會幫手。

前拳總秘書長翁同向本刊踢爆說,陳蕾不具相關資格,所以未有接受委託。「其實陳蕾開賽前,已話明唔會做賽事負責人。」他又稱,知道無人監場後,已即時向時任拳總秘書楊浩表明,沒有賽事負責人的話,便不能進行比賽,「楊浩話會安排,但根本無作出補救行動。」翁同直斥楊浩要對事件承擔最大責任。

翁同批評當日沒有賽事負責人監督,間接導致參賽者死亡,「死者第一回合頭部已不停中拳,讀完秒後(裁判十秒內要確定拳手意識清醒)反應已轉慢,其後再繼續中拳,如有賽事負責人在場,會以安全第一為先,好早階段就已叫停,根本唔需要捱足三個回合,要等夠鐘先叫停比賽。」翁同認為應該一早判對手勝出終止比賽,如此死者起碼可以保住性命。比賽是較技而已,不是要拼個你死我活。

他又補充說,拳賽打死人事件很罕有,由一九四九年至今,全世界加起來不超過二十人,香港更是罕見。

兩拳手體重差好遠

另外,翁同指出當日比賽前,所有選手均須過磅量度體重。李懷恩約六十四點八公斤,對手為六十八點九公斤,兩人雖然同屬六十四至六十九公斤級別,但其實相差甚遠,「我喺香港做裁判二十幾年,國際賽做咗十多年,從未見過拳手磅數相差咁遠。賽事負責人通常見到新人比賽,會建議六十四點八公斤拳手,係咪應減磅降級至六十四公斤級別作賽,才會同級較技。」

他批評當日負責量重程序的競賽主任也同樣失職。「如果負責過磅嘅工作人員,有將情況報告予高級官員,再作出調整,今次悲劇應可以避免。」

而內地教練陳蕾接受本刊查詢亦稱,當日只是應邀來港擔任講師,到達場館後才獲拳總秘書楊浩通知,要她擔任賽事負責人,她認為每個職位在拳擊比賽中是有嚴格規定,自己並不具備相關資格而當場拒絕,甚至比賽中途,也稱有要事先行離開,但結果最後仍發生悲劇,她強調責任不在她身上,自己絕不是當日比賽的賽事負責人。

可悲的是,原本擂台的裁判,也可因應情況叫停比賽,但當日擔任裁判的人名叫吳偉恒,可能因為經驗不足,因此沒有作出果斷決定。

如此混亂情況下,兩個新人在台上如地下拳賽般盲打,直至一人最後傷重倒下為止,難以想像這樣恐怖的情況,會在香港發生。

權力鬥爭惹禍

這次比賽錯漏百出,拳壇中人認為,是拳總內部權力鬥爭所造成。拳總有七位董事,包括做了六年主席的葉偉明等。葉偉明去年四月突然被董事局以缺席會議為由,將他踢出局。

對於被奪權,葉偉明至今仍忿忿不平,曾致函公司註冊處提出控訴,根據總會章程,董事會無權踢走任何一位董事,需要開大會獲得七成五出席會員通過才可。

他又批評有人想透過操控拳總,來控制所有開班事宜。據悉,政府每年均有資助拳總,其次,不排除有人涉嫌利用拳總名義,在其私人生意上得到幫助。

葉指出其餘六名拳總董事,均同拳館有關連,「例如霍震霆或霍啟剛,兩人都係義務幫手,佢哋唔係運動員或持有球會,完全無利益衝突,我認為咁樣較好,但拳總嘅人唔願意咁做。」

獲康文署資助的香港拳擊總會,在深水埗北河街市政大樓內,開設拳擊訓練課程。

拳擊總會的辦事處,位於香港大球場旁的奧運大樓內。

拳總種種黑幕

另外,每年拳總會舉辦多場本地賽事,業餘拳手無論什麼級別,每贏一場可獲三分。只要打得多和贏得多,成為全年最高分拳手,便可代表香港出外參賽,所以各間拳館都會爭相派人參賽,希望能提高自己所屬拳館名聲。

「拳總董事可決定邊間拳館派人參賽,間接影響自己屬會拳手出賽,所以唔少拳館負責人,都想成為拳總董事加強影響力。」熟悉拳賽運作的拳手阿明也向本刊說,去年年尾冠軍賽的前夕,懷疑有人使用行政手段,以人數不夠為由取消某場賽事,使非自己派系拳手失去得分機會。

阿明表示,拳總的做法一直備受質疑和欠缺公平,「例如好多強國拳手,竟然可以來港代表香港出外比賽,但一啲喺香港本地嘅難民,甚至本地人,反而無呢種機會。」阿明力斥拳總的種種黑幕,令很多人看不過眼。

徐家傑拒評亂局

拳總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拒絕評論拳總亂局,只認為不應扼殺本地難民拳手的參賽機會。

對於拳總的亂局,已退居幕後,任拳總永遠榮譽主席的徐家傑不願評論。但講到拳總打壓本地難民拳手時,他忍不住勞氣地說:「打拳唔係工作,打拳跟游泳、乒乓球、跑步一樣,只係體育運動,唔需要持工作證。我想反問來港參加龍舟比賽、七人欖球賽等國際性賽事嘅運動員,佢哋又有否持工作證?」

徐狠批拳總使用不道德行政手段,設法去阻撓難民運動員參賽完全不公平,目的是完全排斥高水準的選手,製造理由讓他們消失,他再三提醒:「請留意人權公約,體育係人權,體育和文化係與生俱來,什麼地方都可進行,沒有人能阻止!」

他希望拳總能對本地難民拳手公道一點,不要趕盡殺絕,「難民嘅人生乜都無,無過去、現在同將來,工作、身份同金錢都無。有地方收留佢哋,能夠喺擂台上找到自我,獲取市民掌聲,係佢哋唯一生存空間。」

而本年度向拳總提供約一百五十萬資助的康文署,回覆本刊時承認,當日的賽事中,確實有選手在更衣室內暈倒,並不幸於去年八月離世。而據拳總提交的意外報告聲稱,當日賽事均由合資格的裁判負責,及依據國際賽事條例舉行。

歧視難民拳手

曾贏過多場業餘賽的 Rocky,由於是難民身份,已被拳總禁止再參賽。

拳總被指歧視本地難民拳手,其中十年前從印度來港申請難民身份的 Rocky,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三年前,拳總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練拳後在九龍公園更衣室巧遇 Rocky。當時 Rocky獨自對着鏡子練拳,由於他動作細膩和身手敏捷,讓徐家傑印象深刻,並主動上前問他有否興趣學拳。 Rocky受寵若驚下答應,並且日夜努力操練,在芸芸選手中成績最為突出,在不少業餘賽中勝出。

不過,去年九月開始,拳總新上任的董事以 Rocky沒有工作證為由,禁止他再出賽。直到現在為止, Rocky已錯過了八場比賽。

撰文:艾 馬

攝影:雄 大、金 文、王 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