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九十後妙計儲六十萬 開居酒屋行《深夜食堂》路線 [壹週刊 - 1398 - 財經] __,M1,

阿恆(左)與阿邦(右)把店取名為「稚•居酒屋」,是希望食客能在這裡回到原點,重拾最初,在一整日勞碌下享受他們的日式家庭料理。壹盤生意九十後妙計儲六十萬 開居酒屋行《深夜食堂》路線曾經有香港富二代講過:「後生仔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就能夠儲錢俾首期上車。」而身為九十後的黃傲邦及陳偉恆,在過去三年日本照去、戲照睇,每人依然儲到三十萬。「其實儲錢都唔係太軍訓式生活,唔使去到捱麵包日日咩錢都唔花。」對比不 ...


阿恆(左)與阿邦(右)把店取名為「稚•居酒屋」,是希望食客能在這裡回到原點,重拾最初,在一整日勞碌下享受他們的日式家庭料理。

壹盤生意

九十後妙計儲六十萬 開居酒屋行《深夜食堂》路線

曾經有香港富二代講過:「後生仔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就能夠儲錢俾首期上車。」而身為九十後的黃傲邦及陳偉恆,在過去三年日本照去、戲照睇,每人依然儲到三十萬。「其實儲錢都唔係太軍訓式生活,唔使去到捱麵包日日咩錢都唔花。」對比不食人間煙火的前者,二人未過二十歲就開始從事飲食業,三年來儲錢進度理想,卻志不在買樓,反而在三個月前一擲五十多萬在元朗開了「稚•居酒屋」;開業初期不但達到收支平衡,每月更穩袋五萬元,令簡單的日式住家料理「貓飯」成為熱賣。對比還在唸書的同齡年輕人,腰繫圍裙的二人指無悔走此路,「如果讀一科無興趣嘅,或喺無意思去投身嘅行業,不如早啲出嚟做嘢,搵屬於自己嘅方向。」

儲錢講規劃非死慳

問到過去三年如何生活,有否慳到連旅行都不捨得去時,年僅廿一歲的阿恆與廿三歲的阿邦異口同聲回應:「梗係無,我哋都有去日本同台灣!」環顧開放式廚房設計、只有三百呎的居酒屋,這裡的一枱一櫈也是出自二人多年來的積蓄,丁點也沒靠「父幹」。「其實唔使太刻苦耐勞,只係有啲嘢你無得再成日買,例如我要戒咗儲波鞋一樣。」畢業於中華廚藝學院、投身社會已有一段時間的阿邦解釋。同樣從事飲食業、以往在酒吧做調酒師的阿恆指出,會規劃每天使費在一百元之內,如某些日子約了朋友玩樂或計劃去旅行,就再多除少補。「以前返夜班人工會較高,有萬七至萬八元,因公司包食,所以我日常使費就喺交通上,大約二千蚊,另外四千蚊俾家用,再有三千蚊喺日常消費,剩番一萬蚊就會儲起。」說到尾,儲錢跟做人一樣要講平衡,不能只剩下生存而沒有生活。

定價六十八元的「大板燒」因即叫即整的關係,製作需時約二十分鐘。

售價二十六元的貓飯在日本早期本用以餵飼小貓,後來慢慢加入紫菜絲及牛油等材料,演變成日本人傳統的飯食之一。

業主欣賞自願減租 裝修被呃廿萬

他倆以二十出頭之齡創業,兩顆初心有人賞識也有人利用,一切絕非一帆風順,而第一關要過的就是找鋪位。「我哋一心想搵二百五十呎嘅鋪位,一嚟因為資金有限,二嚟想同客人親近啲,唔想被廚房同樓面所分隔。」阿恆以日本家庭式的居酒屋為開店藍圖,但香港地鋪面積普遍也在他們目標之上,結果大大超出了其租金預算,曾一度想放棄的二人最終在戲劇性的發展下,落腳於近朗屏西鐵站的一個三百呎鋪位。「我哋向業主介紹咗理念後佢好支持,於是將租金減咗一成半至二萬一千元,喺一年死約後先回升原先開嘅價位。」不願上鏡的業主余先生指:「咁後生創業好難得,唔想因為鋪位問題而阻攔到佢哋。」第一關雖在富人情味的結局下順利通過,但卻在第二關裝修時撞板被呃。

「當時我哋搵咗間喺網上見到嘅公司,佢話包一條龍裝修及出牌,點知接近交貨日子時都未睇到完工嘅日子,於是我哋就開始驚,搵咗另一間公司上嚟睇,一睇就知大件事。」原先的公司只把他們的餐廳作一般家居裝修處理,無論是門高或廚房設備等全都不合出牌規格。中了「大伏」的二人立即更換公司收拾殘局,雖然業主願意加長免租期,但最後也延遲了開店日子,總共花了四十萬才完成裝修。額外花多二十萬之經歷可謂痛到入肉,但二人卻沒怨天尤人,阿邦只輕托眼鏡道:「其實翻查記錄就知佢哋係慣犯,有一部分都係因為我哋無睇清楚信錯人。」

每天早上九時阿邦會親自到附近街市購入當天新鮮的食材,再回鋪頭備料準備午市。

受出牌限制,三百呎的鋪面以二人枱為主,全場只有一張四人枱令翻枱時間大大增長,阿恆坦承這是目前面對最大的問題之一。

半島學廚出身 《深夜食堂》貓飯成熱賣

因鋪頭面積有限而未能自製加工鰻魚,在半島學廚出身的阿邦堅持選購更富肉汁、但來貨價較高的鰻魚,望以品質留住客人。

踏上廚師之路已超過五年的阿邦,在選擇中三輟學與面對裝修被呃一樣,同樣有承擔。「當時屋企人當然反對,認為至少要有中六學歷,但問題係我深知自己非讀書材料,點解唔快啲搵出自己喺社會嘅定位。」不依從家人決定,決心由揸筆讀書轉到揸鑊鏟,阿邦從中華廚藝學院畢業、到過中環鏞記酒家學師,再到半島酒店嘉麟樓跟鄧聰能師傅學廚,除了練出一手「老鼠仔」外,更學懂了對食材有所要求,在最基本開始把關。

「炸蠔選用日本廣島蠔,而甘栗子薯餅同樣都係從日本入貨,因為試過國內生產同日本生產真係有很大分別,呃唔到自己。」現時店內設各款咖喱、定食及小食串燒,餐牌三版望晒,午市定食另設學生優惠,只收四十元就有整個連味噌湯的套餐。食物款式雖然不多,但阿邦每朝九時就回去備料。「我們嘅咖喱融合咗甘口同辛口兩種味嘅日本咖喱磚,另外會加蘋果蓉入去,帶出自然嘅甜味。」

食客譚先生指看到《食在元朗》的網民推介而慕名而來,點叫了鰻魚定食、關東煮及招牌貓飯。「佢哋態度好好,關東煮都夠入味。」二人坦承食店在被推介後曾一度爆場,門口現二十多人的人龍,但深知熱潮終會過去。回歸基本,他們最着重的是日本的住家料理,而當中更設曾出現在日本著名漫畫《深夜食堂》的貓飯。「其實貓飯即係醬油拌飯,入面有牛油、日本醬油、紫菜絲及木魚花等。」材料不複雜,是日本的傳統飯食之一,卻意外深受食客歡迎成為店內熱賣。

廚房內外合作無間 家人義務幫拖

對比阿邦,阿恆每天會遲兩小時回鋪頭,他並非偷懶,而是二人定位分明。「我哋嘅分工係廚房內同外,佢專心煮食,以外嘅包括請人、樓面等全包在我身上,所以每晚佢搞掂完廚房嘅嘢我會叫佢早啲返去休息,我會埋完數先走。」店內除了有一名全職及兩名兼職員工,每到午市更會出現另一名女士的身影,細問下才知是阿恆的家姐。只比阿恆年長三歲的家姐 Connie微帶嘲笑道出:「我都無見過有人清潔廚房要擦成兩個鐘,佢哋真係好誇張!但我諗正因為佢兩個事事有要求,啲客先會再嚟。」

當初決定不再升學,阿恆家人如阿邦的反應一樣,但到今時今日, Connie已改變想法。「佢雖然得廿一歲,但好有心,就算真係做唔到落去都可以從頭開始。」雖然開業撞板,但二人其後愈走愈順,更預料年半時間就可回本。「平均閒日有四至五千元嘅營業額,假日可以去到六至七千元。」調酒師出身的阿恆表示,未來希望引入香港本地的手作啤酒,真真正正令「稚」成為一間具本地特色的居酒屋。

鰻魚定食套餐包括有味噌湯、珍珠米飯及熱茶,定價七十二元。

咖喱吉列豬扒定食售價四十八元,阿邦特意在咖喱內加入新鮮蘋果蓉,以增添自然及清新之甜味。

雖然鋪頭聘請了一名全職及兩名兼職員工,但二人在落場時間仍會一腳踢清潔及準備晚市,甚少有休息的空檔。

營業資料( 11/16)

營業額 $150,000

入貨 $50,000

薪金 $27,500#

租金 $21,000

盈利 $51,500

#包括一名全職及兩名兼職薪金

開業資料( 10/16)

租金上期 $21,000

按金 $63,000

貨存 $7,500

裝修 $400,000

廚具及餐具 $10,000

出牌費 $15,000

總投資 $516,500

撰文:黃綺敏

攝影:梁正平

攝錄:廖健昌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