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大鱷篤正內地死穴 [壹週刊 - 1352] __,M1,

眼見人民幣貶值帶來啖啖肉,潛伏多年的大鱷終於出擊,上演一場大合奏,唱衰人仔,令市場更加恐慌,增加成功機會。壹號頭條大鱷篤正內地死穴最近上映的電影《TheBigShort》(沽注一擲),講述○八年美國次按危機,有基金經理睇出高風險的按揭資產,被包裝成穩陣的債券出售,故大手沽空最終獲利。今日,真實版「沽注一擲」再次在金融市場上演。內地匯改,變相容許貶值,國際大鱷真正掌握了這個人民幣改革「機遇」,紛紛沽 ...


眼見人民幣貶值帶來啖啖肉,潛伏多年的大鱷終於出擊,上演一場大合奏,唱衰人仔,令市場更加恐慌,增加成功機會。

壹號頭條

大鱷篤正內地死穴

最近上映的電影《 The Big Short》(沽注一擲),講述○八年美國次按危機,有基金經理睇出高風險的按揭資產,被包裝成穩陣的債券出售,故大手沽空最終獲利。

今日,真實版「沽注一擲」再次在金融市場上演。

內地匯改,變相容許貶值,國際大鱷真正掌握了這個人民幣改革「機遇」,紛紛沽空看似硬淨實質虛怯的人民幣匯價。

他們睇穿內地政府死穴:人仔若不托價,人心虛怯,民間走資嚴重;若然托價,須動用正急速流失的外匯儲備;孤注一擲,轉而實行資本管制,帶來恐慌可以更大!電影《沽注一擲》的結局,是少數沽空者贏了,但經濟崩潰,大部分人都輸了。

有見扑中人仔貶值的贏面相當高,繼帶頭吹雞的大鱷索羅斯後,最新出場的是 Hayman Capital的 Kyle Bass。他於本週一的《華爾街日報》訪問中,指已盡量賣掉手頭的股票、債券及商品,再借錢加碼,沽空亞洲貨幣,當中八成五是人民幣及港元,更揚言人仔未來三年將累積貶值四成,情況比次按風暴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有三萬多億外匯儲備,但過去幾個月,無論在正式或非正式途徑,不斷走資,為大鱷沽人仔增添籌碼。(路透社圖片)

Kyle Bass創辦的 Hayman Capital屬「特別機會基金」,遇上今次人仔貶值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非出手不可。

改口加大恐慌

只要翻閱 Kyle Bass對外的言論,就會發現他一年前已多次發表言論,睇淡中國經濟。直至去年中 A股爆破後,他即指人仔有一成半跌幅,到近日外資圍攻人仔,他更加改口「唱大」至貶值四成。他押注的只有一個原因—內銀不良貸款。他提出證據質疑內地造假:「中國銀行資產三十五萬億, GDP只有十萬億。銀行過去八年增長 400%,不良貸款比率卻一直保持不變。」他認為中國最終要為內銀「埋單」,假如內銀虧蝕一成,已達三萬五千億,「那中國巨額的外儲(約三萬三千億)算是什麼?」

「特別機會基金」( Global Special Situation Fund),現時基金規模一百三十多億港元。今年四十七歲的 Kyle Bass,正是電影《 The Big Short》真人版。他的 Hayman Capital本來只是德州小鎮的一個小型基金,資金來自家人、朋友和他自己積蓄,規模只有四千多萬美元。直至○八年在一次朋友的婚禮上, Bass聽一個投行朋友提起美國樓按問題,決定找私家偵探調查,果然發現不少低質素按揭。於是向投行買入大量信貸違約掉期,更為此額外集資四十億美元。等了近兩年,他扑中次按爆煲,基金因此增長兩倍,帶來近百億財富。

不過其後市場缺乏「特別機會」,過去八年基金平均回報只是 1.56%。他過去亦有投資港股。如○七年買入高寶綠色( 274,已改名中富資源),○七年買入經濟日報( 423),但眼光麻麻。沽空中國一役,是他「翻身」機會。

過去一個月,上證指數已累跌 16.6%,下星期農曆新年, A股連續休市五天,十五號才開市,屆時又是市場焦點。(林志謙攝)

表面上,恒大地產銷售增加,又與馬雲合作搞足球,可喜可賀,但月初被降評級,債務千瘡百孔,香檳會否開得太早?

人仔未收割

其實外資一向認為內地數據「造假」,不過苦無沽空機會。直至去年匯改「時機」來臨。去年八月,內地突然容許在岸人民幣匯價參考銀行外匯市場報價,人仔匯價即時輕微貶值。其後人仔市場出現微妙變化,匯價轉由離岸主導在岸價,引來炒家集結,迫使內地轉來離岸的香港挾息打擊炒家。一名知情人士指:「離岸沽空人仔成本唔輕,利息要百分之三至四。佢哋主要係 1美元兌 6.35人民幣時開倉,人仔要貶到 6.7時先有肉食,而家仲未收割。將人仔盡情唱衰,睇吓內地人會唔會驚揸住嘅人民幣唔值錢,進而走資。」

中國一直將離岸市場作為吸引外資揸貨的橋頭堡,不能動輒重罰,這是作為新興市場的死穴。備受滋擾的中國,手上王牌是外匯儲備及出口盈餘,但同時間走資的規模卻超乎想像,令人民幣匯價受壓。去年八月人民幣一次性貶值後,加上 A股股災,中國的結售匯逆差(即市場買入外匯多過賣出)在九月創下歷來最高紀錄。該月人民幣兌換成外匯的數目,較外匯兌換成人民幣的數目,多出近七千億元人民幣。十二月,結售匯差亦近六千億元,是歷來第二高。人民幣貶值的壓力,還來自東南亞貨幣戰爭,及上週五日本出其不意行負利率。

能否以資本管制減慢資金外流,托住匯價,成為新命題。近日內地開始循不同渠道進行資本管制。當中包括暫緩發行 QDII產品,嚴禁借用他人換匯額度,及要求銀行嚴查換匯資金來源及用途。「做貿易一定可自由出入,但外匯局已唔批國外嘅大額投資,例如流出資金買歐洲物業等。」五千萬美元以上的交易,更須與外管局「約談」。

阿爺愈救市場愈亂

外匯流出多過入

炒家贏面大

不過,中國只能暗中行事,一直不敢明刀明槍頒授新的資本禁令。過去內地一直鼓勵外商投資,難以突然落閘,打擊信心。去年十一月,人民幣被納入 SDR貨幣籃子,成為其中的第五種貨幣,這一決定將於今年十月開始生效,到時就要履行責任,加大開放資本賬,並如當時央行所允諾的,減少干預人民幣匯價。有中資銀行外匯分析員直指,國際大鱷贏面大,「中國經濟咁差,一定要放鬆俾佢貶值。去年匯價由最高位到最低位,貶值幅度達一成,今年再貶一成亦不出奇。當然,佢可以加強資本管制,但咁樣經濟一定死,無外資夠膽再來投資,新興市場一向都係靠外來資金及信心來發展。」

外資新一波的進擊,輪到國際評級機構( Rating agencies)接力。標準普爾大中華區企業評級部董事總經理李國宜向本刊表示,今年一月中國市場急速惡化。去年底,大中華區有一成五的公司被列入負面展望名單,不到一個月,已升至一成八,是○八年來最高,亦是一四年底的一倍多。「一月,有不少公司被 downgrade,如中石化,或改為負面展望,如遠洋地產,主要是油氣、內房及金屬煤礦生產行業。」他表示,中國生產及製造業,尤其是做出口的,經營環境非常惡劣,另外很多行業仍有產能過剩的問題。「房地產市場雖有改善,但內房負債卻冇跌反升,主要因為在國內發行大量公司債,部分用來償還之前借落嘅美債。」

上週四標普發表報告,把中海油及中石化的評級由 AA-降至 A+,內房之王萬達地產亦在觀察中,或由 BBB+調低至負面。過去一段時間內地為救內房,政府不再限購、又降低息口幫內房,令內房總銷售額增加,但另一評級機構穆迪仍先後把越秀房產基金及恒大降級。負責把恒大降級的穆迪副總裁梁鎮邦解釋﹕「佢哋有個無條件退款機制,即如果樓價跌,可能有大量買家會退番層樓,對恒大資金造成好大風險,加上佢負債率好高,短債都過千億,最近又做過幾次回購,資金好大壓力。」內企評級被降,最直接影響是再發債的成本增加,帶來惡性循環。

農行早前爆出醜聞,其北京分行有員工涉嫌非法套取三十九億人民幣票據,並違規入市炒股票,而與農行有票據業務合作關係的民生銀行,亦被波及。

其他亞幣亦貶值

另一波如箭在弦

一帶一路幫中國唔到

注:過去一年升幅

在這場官鱷大戰中,隔岸的香港亦是主要市場。上海商業銀行研究部主管林俊泓表示,人民幣期權價格一年期的引伸波幅,又創歷史新高。「即係好多人,包括外國基金,睇人仔會再有一次性貶值。一有事件令國內情緒再轉差,股市一跌,炒匯嘅人就會入市踩多腳,用同一策略,沽空貨幣,同時在股市期貨市場睇淡。佢哋目的唔係隊冧匯市,而是炒波幅,中國經濟未改善,股市再次震盪嘅機會好高。」

上週四期指結算後,作為大戶主要戰場之一的 H股期權,未平倉合約大幅減少十多萬張,當日國期指數八千點收市,估計部分玩家已獲利離場,假如在國指九千八點高位入市,每張已可賺九萬元,近百億元已穩袋。不過, HKFIE研究部主管潘玉琪指,大戶似乎再有部署,「傳統農曆新年月份,交易日數少,時間值損耗大,未平倉合約好少會增加,但喺呢個星期一,單是 H股期權市場又多了三萬張未平倉合約。睇到呢批合約嘅重倉區,係七千至七千二點左右,今個月又想食大茶飯!」

撰文:財經組

攝影:財經組

攝錄:財經組

資料:黃詠茵

插圖:祝健中、朱桂葉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